百心雨文章网百心雨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湿湿的短文 迷晕后被带去酒店黄文

「哥……我是允柔……是……」电话通了,裴允柔掩住鼻翼轻泣着,并且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

「允柔?!妳在哪里?事务所的人说妳好几天没去上班了,妳现在到底在哪?我们已经向警局报案了!」

「哥,我没事,你不要担心……」她勉强自己轻松的应着,「爸妈都还好吧?我突然想出国玩,就回学校找一些朋友,大概要好一段时间才回台湾,我只是打电话跟你说一声,我很安全……」

「允柔,妳这样不声不响的就出国,妳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急啊?」

话机里传来大哥焦急的声音,而站在一旁的黎昊则按住她的肩,要她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

「哥,对不起,请原谅我的任性……等我玩够了,就会回来的……我真的……没事,我不能说了,再见!」她愈说,眼泪愈无法克制,直到黎昊欲夺回手机,她才立刻道了再见。

看着黎昊合上手机盖,她的情绪更加激动,泪流满面,看着被收回的手机,她哽咽着;心里有好多、好多的话想说,无奈却说不出口;她想叫大哥来救她,却又不希望家人为她担心,只好对着大哥撒谎。

湿湿的短文
迷晕后被带去酒店黄文

「该说的都说了,妳不需要再难过。」黎昊淡漠的说道,从口袋里拿出手帕,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。

「黎昊,你真的好残忍……」她挥开他的手,自己用手背揩去眼泪。

「我如果不残忍,就只能由着别人对我残忍!我已经对妳够好了,妳该知足。」他将手帕收回口袋。这辈子,他从未如此心疼一个女人,是她完全不在乎他对她的柔情。

「我该知足吗?我的身体和心,被你拿着刀一寸寸的凌迟着,你还要我知足?是不是还要我对你磕头谢恩,才会令你满意?」

「不要再说了!」他终于忍下住吼她。

「我恨你,黎昊!」

「我知道!妳已经说了不只一次,不用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提醒我!妳愈恨我,只是让妳自己愈痛苦而已,我并不会有任何的感觉!」

「是,你没有感觉,是因为你冷血、你没有感情!我好希望你死,你为什么不死?!」她痛苦的朝他怒吼,过度的激愤让她感到一阵晕眩。

黎昊深吸一口气,指着她,一字字的说着,「我是不是冷血、是不是没有感情,只有妳最清楚!」

这段日子里,他对她的纵容与呵护,任谁都能看得出来,就只有她不知不觉!

平常甚至没有人敢对着他大声说一句话,现在他却放任着她、由她在这么多弟兄面前对他大声咆哮,如果不是对她有感情,他又怎能容许她如此?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